黎明

一时咕咕一时爽,一直咕咕一直爽

查九X食契(四)

咕咕咕咕咕咕

我咕了多久了……不记得了,管他呢

查九X食契(二)

来世再相遇(二)

初遇米饭

下午4:30

育才小学校门口

“埃克斯!这里这里!”多多站在校门口,四下张望,寻找来接他们的埃克斯。

“啊,多多,我算是知道亚瑟为什么不愿意来接你们放学了,这..人也太多了吧.."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出来的埃克斯无奈地揉了揉被挤乱的头发。

“嘿嘿,习惯就好习惯就好..等等,你说亚瑟?亚瑟他来了?什么时候来的?是有什么任务吗?还是我爷爷又寄信过来了? .."我们的墨章鱼小朋友难得的抓住了一次重点,然后毫不留情地对埃克斯发出了致命连环问。

“问题多多!你一直在问,让埃克斯怎么回答嘛!”在一旁的虎鲨实在看不下去了,在多多的脑袋上留下了一个红红的大“馒头”。

“你们.. .别..闹了,让...埃克斯.. .先..把话..说完。”扶幽出来充当和事佬。其他人也纷纷转头看向埃克斯。

“嗯,这次亚瑟来的确是有事,不过也算不上什么任务,还有..晓翼的事...”埃克斯说到这里,缓缓低下了原本高昂的头。

晓翼....不会有事的...

“晓翼?唐晓翼?他回来了?他怎么样?他的病好了吗?”小伙伴们听到这个许久未闻的名字,一时都来了兴趣。

“没,好了,我们回去再说吧。”埃克斯摇了摇头,急忙岔开话题。

“啊,哦.."小伙伴们听到唐晓翼没回来,刚才激动的心情瞬间瘪了下去,怏怏地跟在埃克斯的身后,移步回到荆棘街的那所老宅。

亚瑟和西奥早就聊起来了,但在亚瑟的身旁,坐着一位白发少女。

“多多,你们回来了。”亚瑟看到小伙伴们回来了,连忙站起来迎接。

“亚瑟,那个姐姐是谁啊?”婷婷的目光绕过亚瑟,细细打量着那位少女。

那位不知名的少女紧张的低着头,-双金色瞳孔警惕地观察着四周,一袭白衣上点缀着些许红色和金色的花纹,怀里还抱着一个巨大的木制...饭勺?

“啊,她啊。这次我来,就是因为这个小家伙。”亚瑟开始诉说这位少女的来历。

这位少女是亚瑟在自家后花园里发现的。亚瑟发现她时她还在昏迷。等她醒来以后,亚瑟不管问她什么,她都只重复着一句话:“御侍大人...不要..不要丢下米饭.. .提尔莅.. .大...不要丢下米饭一个人..."问她口中的御侍是谁,她说出的名字让亚瑟吓了一跳:雷欧。

再后来,他们就来找埃克斯了。

“也就是说,这个自称是米饭的少女认识埃克斯?”婷婷猜测到,“埃克斯好过分哦,丢下米饭姐姐不管了。”

“我我我我我我..,我不认识她啊!是她自己说什么我是她的御侍大人..."埃克斯急忙解释。

“御侍大人,不认识,米饭,了吗..是我,没有,保护好,御侍大人,才让,御侍大人,变成,这个样子。都,都是米饭不好..”听见埃克斯这么说,在一旁的米饭 差点委屈地哭出来。

“诶?你你你你别哭啊.."作为一个单身了七十多年的人,埃克斯毫无哄女孩子的经验,“亚瑟,救我.."埃克斯可怜巴巴,地望向亚瑟。

无奈,亚瑟只好拿出一把水果糖递给米饭(别问我亚瑟哪来的糖,因为糖谐音唐,所以亚瑟随身带着)。米饭看见了糖,小心翼翼地拿起一颗放进嘴里,“嗯,好,好好吃..”

看见米饭的情绪稳定下来了,埃克斯也松了口气。“那,这个小家伙怎么办?我们现在连她家在哪都不知道。"被众人忽视已久的查理忍不住开口了。

但上一秒还在专心吃糖的米饭听到这句话以后,马上就回答说:“在提尔莅的格瑞洛! "瞧瞧这孩子激动地说话都不结巴了。

"提尔菈?格瑞洛?那是哪? "某只姓墨的章鱼又开始喷墨了。

“那是,我和,御侍大人,相见,的,地方,也是,我们的,家。

“御侍大人,是,提尔菈的,救世主。为了,拯救,提尔蒞,御侍大人,在和,食梦,交战,的时候,不幸,牺牲了,我们,好不容易,逃过, 一劫,才能,过来,找,御侍大..."众,人从米饭口中得知了提尔莅的历史:

当初,這個世界還僅僅是依訐於星球.上的人們所渴望的‘希望之物’。但也正是因此才得以誕生出另一位面的至高神明--肇始之神。

源自"夢想”的肇始之神是這宇宙的共生同體,所以肇始之神的內心萌生出何種夢想,宇宙中便開始存在何種事物。於是她創造了萬物生靈,因為不管是蟲蟻走獸還是山川河流都與肇始之神共生同體,所以它們也都寄宿著夢想的靈體。這之中,人類與精靈作為最龐大以及最強盛的兩個族群共同生活在這片土地上,自此,初生的世界開始以蓬勃的生命力在時間的道路上前進。

然而,原本和諧共生的人類與精靈,卻在千百年後的某一天爆發 了規模龐大的戰爭,這之後,精靈戰敗並銷聲匿跡,人類成為這個世界的主宰,因此用來劃分兩個文明更迭分水嶺的這場戰爭被稱為紀元戰爭。

紀元戰爭的出現,使得本就以夢想能力與這世間萬事萬物緊密連接的肇始之神直接承受了巨大的悲慟,這番波動讓肇始之神內心首次產生了惡念。意識到這一可怕存在的肇始之神很快就陷入了沉睡,希望通過這種方式來遏制它們,但最終,惡念還是衝破了神識的封鎖,並催生出了無數吞噬萬物的新靈體——墮神。    墮神替代消失的精靈,成為了填補世界平衡的另一極,但這並不能讓世界真的平衡下去。墮神那可怕的吞噬能力使包括人類在內的一切生靈蒙受威脅,倘若這樣放任下去,世界就會開始步入崩壞,一切都將不復存在。    儘管人類有勇氣去反抗這一威脅,但肇始之神的沉睡也給世界帶來了另一個負面影響——可以用來釋放魔法的靈力無法再被調動。本來就無法用普通兵器消滅的墮神變得幾乎不可消滅。而在墮神的肆虐之下,人類的活動範圍開始逐漸縮小,並散佈在世界的各大城市之中,似乎這世上的一切距離滅亡僅僅只有一步之遙了。    然而在人類幾乎可以說是苟延殘喘的絕境之中,魔導學院卻奇跡的發現了另一種靈體開始主動活躍起來,它們所寄宿的恰恰是為了維持生命而不可或缺的‘食物’。針對這一存在,魔導學院開發出了能夠將靈力注入食物當中的幻晶石,進而創造出了擁有自我意識,並且能夠使用魔法的新靈體——食靈。在人們普遍不能使用魔法的環境當中,食靈迅速成為了極其重要的存在,並在對抗墮神的戰鬥中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    人類似乎又重新看到了生存的希望,而世界也在這樣正負相持的環境下,又進入了另一個微妙的平衡點,生存還是毀滅,一切都變成了未知數。


查九X食契(一)

来世再相遇(一)

密密尔泉的事故

下午3:00

邱枫镇荆棘街

天上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原本就清静的荆棘街变得更加寂静。

一个红发少年撑着一把伞缓缓从街头走来, 肩头背着一个不大的帆布袋,帆布袋中隐隐显出棱角,看样子应该是刚从图书馆之类的地方回来。

“唉,还是没有他的消息啊..”

这个少年叫做埃克斯。别看他只有16岁的样子,实际年龄已经有70来岁了,还是浮空城的建设者、顶尖科学家、冒险家,但因为之前自行基因逆生长的实验,才会变成现在这样,不仅丢失了记忆,还时不时有些健忘。

至于埃克斯口中的“他”..

不知不觉,埃克斯已经到了自家老宅的玄关前。

“埃克斯,你怎么了?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迎面走来的带着厚如啤酒瓶底的眼镜的绿发少年担心的问道。

嗯,各位观众老爷们想的没错,咱们的奥爷和老埃同居。“有他的消息了么?”西奥问道。

“没,现在还是下落不明。”埃克斯无奈的摇摇头。

那么到底是谁让我们的前任会长情绪低落呢?

我觉得应该有人已经猜出来了:羽之冒险队队长、DODO冒险队的引导者,唐晓翼。

至于为什么唐晓翼会让冒险协会那么头疼呢,是因为在一个星期前,唐晓翼还在密密尔泉里昏迷不醒的时候,被人带走了,现在还下落不明。

“这件事没告诉多多他们吧?”

“没,要是告诉他们了,冒险协会都得被他们吵翻天。”“亚瑟那边有情况吗?”

西奥得到的答案是一声叹息。

“别太担心了,那家伙不会有事的。以他的性格,不把别人气死就算好的了。”

“但愿如此...”



食契X查九(预告)

准备开新坑,听听大家意见。

想看扣1

没兴趣扣2

反对扣3

ps:查九人物为主,食契人物为线索,飨灵就是灵异事件。

当布朗误会52的时候

今天布朗尼不高兴,很不高兴。


因为他看到52和一个女人在酒吧喝酒,还勾肩搭背的。


这样也就算了,大晚上都不回来,干嘛去了。


……


翌日,布朗醒来,发现52还没回来,有点着急了。下楼去找浴室,但浴室只是说:没事的,52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今天是节日庆典哦,出去玩玩吧!


浴室笑着把布朗尼推出门,呯的一下把门关上了,顺手挂了个暂停营业的牌子。


没救了。布朗尼想。


街上 ,人山人海,热闹非凡。要是52也在的话…


布朗摇了摇头,拍拍脸,为什么老是想到他啊…


不知不觉中,布朗走到了一个射击摊前面。要不要试一试,小哥?


布朗一向枪法很准,但这次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一发打中。


小哥还要继续加油哦!这个面具送你吧!


哦,谢谢。


这是一个狐狸面具,蓝橙相间,煞是好看。


是夜。


在广场的湖边,靠着一位穿着浴衣带着狐狸面具的少年,呆呆地望着湖面。


突然间,湖的对面升起了烟花,接二连三的绽开。


布朗的肩膀被拍了一下。嗨,前辈,好巧啊。


你还知道来找我…


你在这,我不回来不行啊。


还有…


52突然单膝下跪,手里是一枚钻戒。前辈,我喜欢你,我不是很擅长表达情感,但,我可以发誓,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不会让你收到一点伤害,所以,你,可以和我交往吗?


眼前的白发少年用不是很复杂的语言表达了自己心里最真实的情感。


傻瓜,我愿意…


两位少年在烟花的见证下交换了一个连绵的吻…

—————————————————————————————藏着树后的伏姐和浴室露出了一脸姨母笑,而拿皇同志则有一种女儿出嫁的感觉。

B-52的摩托

沙雕浴室自娱自乐


某天,浴室从B-52身边经过,发现自家52正兴致勃勃的抱着手机看摩托。


然后,第二天,浴室拉着52来到摩托店,“52你想要哪一种,浴室出钱!”


然后52毫不犹豫的选了最贵的一款。


为了它浴室差点把鸭总的鸭崽子卖了。


不过看到52兴奋的样子,浴室表示很欣慰。


但,好景不长,


第二天52就没了影。


就在浴室差点打110的一瞬间,52和布朗骑着摩托飞了进来(不要问我为什么是飞)手里还有一个麻袋。


浴室好奇的打开


我的娘啊,一袋幻晶石!


浴室傻傻的看着52,布朗解释道


52参加特技比赛,这是冠军奖励。


浴室在风中凌乱。


许久,浴室开口,这就是你穿着女仆装的原因?


浴室,卒。